欢迎访问宝鸡市旗鹏现代农业工程有限公司网站!
联系我们

宝鸡市旗鹏现代农业工程有限公司

联系人:岳先生

电话:0917-3810361

工程部:13636824143(岳经理)

市场部:15891205448(王雪)

邮箱:271947455@qq.com

地址:陕西省宝鸡市渭滨区福谭路5号

网址 :www.bjqpny.cn

菜贱伤农”变成“菜贵伤民”,这个难题,如何解决?

—— 菜贱伤农”变成“菜贵伤民”,这个难题,如何解决?

[ 信息发布:本站 | 发布时间:2020-03-19 | 浏览:8 ]

温室大棚建设

报载,前些日子,山东某地,39岁的菜农韩进因想不通而上吊,留下妻子和两个未成年女儿,撒手西归。

韩的自杀,源于菜价。今年开春,韩种了6亩卷心菜,辛苦劳作近三月,资金投入万余元,换来的竟是8分钱一斤的伤心价,不但一分钱没有赚着,反倒背了一屁股外债!

耐人寻味的是,就在“菜贱伤农”报道频频见诸媒体之时,城市居民小区,时不时又传来“菜贵伤民”的抱怨声。

这究竟是咋回事?“菜贱伤农”咋变成“菜贵伤民”了呢?

有学者指出,同样是蔬菜,在农村是那么贱,到城里却那样贵,显然是流通环节出了问题。公路运输,批发商场,卖菜小贩--------此三类经营者,血管里没流淌“道德血液”,赚得太狠,捞得太多,以致本该便宜的蔬菜,一到消费者手中,就变得奇贵无比。

真是这样吗?按逻辑推论,应该是这样,也只能是这样。

然而,事情怕就怕认真,问题怕就怕追问。前些日子,首都某媒体派出记者,深入山东蔬菜生产基地,从农民半夜收菜开始跟踪,装车、运输、进京,卖到新发地批发市场,再跟踪菜贩用小车拉至菜摊,一斤一斤,零售给消费者……全程跟踪结果,得出三个结论:

其一,蔬菜价高,并非运输成本太高。记者一路看到,各关口的收费,并不算高,不少关口还对拉菜货车开辟“绿色通道”,免收路费。所谓运输成本,主要是必不可少的汽油钱和司机人工费。

其二,批发市场,会有加价,但亦不算太高。由于政府调控物价,新发地等批发市场,还奉命对卷心菜等几种大宗蔬菜,免除数百元进扬费,以尽量降低成本。

如此说来,笼统讲流通环节出了问题,解决不了问题。具体分析下来,运输成本,已无多少降价空间。批发市场,加价大体也还不太离谱。

该改进的,是后一个环节,蔬菜零售。

但细一调查,问题又来了。蔬菜零售,小贩之所以加价最多,除了想趁机多赚几文活命钱外,也有其不得以而为之的苦衷。近些年,京城整顿市容市貌,已将街巷零星小贩,通通取缔,赶进室内农贸市场。而农贸市场又非政府公益资助,每个摊位,都得收费,且收得不低,小贩倘若加价太少,本也捞不回来,他是决不会干也干不下去的。

问题分析至此,对策也出来了。既然最后环节加价太多,可不可以把这一环节绕开,另辟蹊径,让市民吃到价廉物美的蔬菜呢?应该可以吧。全国各地,近来纷纷尝试农超对接,干脆将蔬菜从农村一家伙拉到超市出售,岂不省去中间环节,省下那么多费用?

问题症结何在呢?老詹当过多年经济记者,长期关注农产品生产销售,依我看,所谓“菜贱伤农”,固然有中间环节加价问题,但从根本上说,也和农产品先天缺陷有关。大凡农产品,都有一定生产周期,到底种多种少,如何才能赚钱,农民只能依靠有限的信息和个人感觉,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,市场传回的信息很容易造成当年某类农产品涨价,来年必定因农户大量种植而降价。这种“多了价低,价低少产,少产价高,价高多产”的循环与波动,几乎是一家一户农民长期难以摆脱的魔咒。

解决办法,应当由政府引导农民逐步建立联合经营体,逐步实行有前瞻性的订单农业,并由政府在城市逐步建立一些带公益性质的农贸市场,在降低贩菜者成本的基础上,拉低最终菜价。当然,这都是理论和逻辑上的推想,真要实行,恐怕是路漫漫其修远兮,还是得再耐心等一等的。


展开

在线客服
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13636824143

0917-3810361